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南传大般涅槃经

Maha-Parinibbana-Suttanta

巴 宙 译

     
 

第二章

01 尔时世尊语尊者阿难说:「来,阿难,我等去柯提村。」「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于是佛与大比丘僧众向柯提村进行。到已,佛陀即在村上住。

02 尔时佛告诸比丘说:「诸比丘,因未能了解四种圣谛,我等长期轮转生死之途。何者为四?诸比丘,是苦谛、苦因谛、苦灭谛、和引苦入于毁灭之途的道谛。诸比丘,若能了解此四圣谛,则取欲已尽,有因已灭,从此不再受生」。

03 薄伽梵说是语已,复以偈颂曰:因不了解四圣谛之真实性所以流传于生死长途。既已了悟,则生因已绝,苦根已断,从此不再受生。

04 薄伽梵在柯提村住时亦向诸比丘如是宣说关于戒定慧的法要。彼谓:「修戒则定有很大利益与果报;修定则慧有很大利益与果报;修慧则心从漏得解脱--欲漏、有漏、见漏及无明漏。」

05 尔时薄伽梵在柯提村随宜住已,语尊者阿难说:「来,阿难,我等去那低卡。」「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于是佛与大比丘僧众向那低卡进行。到已,佛陀住在砖屋。

06 尔时尊者阿难走向佛前向佛作礼,就座其侧以后,白佛言:「世尊,有名沙尔哈比丘者死在那低卡,彼转生何处?命运如何?世尊,有名难陀比丘尼者死在那低卡,伊转生何处,命运如何?」同时并问及优婆塞苏达塔,优婆夷苏伽塔,优婆塞卡苦陀,羯□伽,尼卡达,卡提沙跋,兔他,山兔他,苏跋陀等,彼等转生何处及命运如何。

07 「阿难,沙尔哈比丘,彼于此世之身漏己尽,已证悟心解脱、慧解脱及获得阿罗汉果。阿难,难陀比丘尼已断除束缚人群于此欲界的五缚,已投生天界,于彼处寂灭后,即不复再来此世。阿难,优婆塞苏达塔已断除三结,并减削淫、怒、痴,已证斯陀含果,只转世一次,即得苦竟。阿难,优婆夷苏伽塔已断除三结,已获取不堕恶趣的须陀洹果,必证佛果。阿难,优婆塞卡苦陀已断除束缚人群于此欲界的五缚,已投生天界,于彼寂灭后,即不再来此世。阿难,优婆塞羯□伽,尼卡达、卡提沙跋、兔他、山兔他、跋陀、苏跋陀等已断除束缚人群于此欲界的五缚,已投生天界,于彼寂灭后,即不再来此世。阿难,复有五十余位优婆塞死在那低卡者,亦复如是。阿难,更有九十余位优婆塞死在那低卡者,已断除三结,并减削淫怒痴,已证得斯陀含果,只转世一次,即得苦竟。阿难,复有五百余位优婆塞死在那低卡者,已断除三结,已获取不堕恶趣的须陀洹果,必证佛果。

08 「阿难,人生有死,何足为奇。若每死一人,皆来问我,使我疲乏之至。因此,阿难,我将为汝宣说法镜。若圣弟子有此,即能预知其未来:地狱已毁,我不堕于畜生、饿鬼及其他苦趣。我已获取不堕恶趣的须陀洹果,必证佛果。

09 「阿难,何名法镜?若圣弟子有此,即能预知其未来:地狱已毁,我不堕于畜生、饿鬼及其他苦趣?阿难,谓圣弟子于世信佛--相信佛陀是:如来、应供、正□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信法--相信佛所说法利益世间、永恒、欢迎群众、示解脱道、使智者各自证悟。信僧--相信僧是佛之弟子,修持八正道之四阶段、正直、奉法、具足净戒。彼等是值得敬礼,为世间无上福田,为善人所喜;其戒行是不犯不缺,不染不沾,使人解脱,为智者所称赞,不为有欲,或相信外在作为之效力所玷污,及助长禅定。「阿难,此是法镜。若圣弟子有此,即能预知其未来:地狱已毁,我不堕于畜生、饿鬼及其他苦趣。我已获取不堕恶趣的须陀洹果,必证佛果。」

10 佛陀在那低卡砖屋住时亦与诸比丘如是宣说关于戒定慧的法要。彼谓:「修戒则定有很大利益与果报;修定则慧有很大利益与果报;修慧则心从漏解脱----欲漏、有漏、见漏及无明漏。」

11 尔时薄伽梵在那低卡随宜住已,语尊者阿难说:「来,阿难,我等去□舍离。」「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于是佛与大比丘僧众向□舍离进行。到已,佛住于□婆婆梨园。

12 佛告诸比丘说:「诸比丘,比丘当摄心住念。此为我等之教言。」

13 「诸比丘,云何名比丘摄心住念?比丘因有身当观身,精勤不懈,摄心住念,舍弃世间渴望与失意。其观感觉、观意与观法亦复如是:精勤不懈,摄心住念,舍弃世间渴望与失意。」「诸比丘,云何名比丘自摄?当比丘履进履退、前瞻后顾、屈臂伸臂、著衣持钵、饮食吞嚼、行大小便、行立坐、睡眠、醒悟、言谈及静默、皆摄心住念。诸比丘当摄心住念,此为我等之教言。」

14 尔时歌女□婆婆梨闻佛已到□舍离,住于伊之□果林。伊下令准备好许多辆精美车乘,自己坐上一辆车,与其侍从离开□舍离进向伊之园林。凡可通车的地方皆以车行,后乃下车步行去到佛之住处。到已,向佛作礼,就座其侧以后,薄伽梵向伊宣示法要,使伊欢喜愉快。歌女□婆婆梨对佛所示法要甚为喜悦,伊白佛言:「唯愿世尊慈允于明日与大比丘僧众赴舍间午餐。」佛陀默然受请。伊知佛已许可,即从座起,向佛作礼,右□而去。

15 尔时□舍离的隶车闻佛已到□舍离住于□婆婆梨园,彼等下令准备好许多辆精美车乘,各坐上一辆车,与其侍从离开□舍离。彼等或现黯色,著青色,青衣及青色饰品;或现黄色,□黄色,黄衣及黄色饰品;或现红色,□红色,红衣及红色饰品;或现白色,□白色,白衣及白色饰品。

16 尔时歌女□婆婆梨与诸隶车少年车轴相接,车轮相撞及车轭相触。诸隶车告伊说:「□婆婆梨,为何你与诸隶车少年车轴相接,车轮相撞及车轭相触?」「因我已请佛及比丘僧众明天到舍下午餐。」「□婆婆梨给你十万,让此斋与我们。」「你若给我全□舍离及所属土地,我犹不舍此盛供。」于是诸隶车振手说:「此□果女获胜,我等被此□果女占优胜。」彼等遂进行到□婆婆利园。

17 薄伽梵见诸隶车自远而至,告诸比丘说:「诸比丘,凡未曾见过忉利天天神的比丘,且观看此群隶车,注视此群隶车及比较此群隶车,因其与忉利天天神无异。」

18 诸隶车凡可通车的地方皆以车行,后乃下车步行去到佛陀的住处。到已,向佛作礼,就座其侧以后,薄伽梵向彼等宣示法要,使其发心喜悦。诸隶车对佛陀所示法要殊为欣悦,遂白佛言:「谁愿世尊慈允于明日与大比丘僧众赴舍间午餐。」「诸隶车,我已首肯明日赴歌女□婆婆梨处午餐。」于是诸隶车振手说:「此□果女获胜。我等被此□果女占优胜。」诸隶车对佛陀的教言表示感谢与同意,即从座起,向佛作礼,右□而去。

19 尔时歌女□婆婆梨于其夜清旦在自己家裹备办甜粥糕饼,即白佛言:「世尊,诸事已备,唯圣知时。」尔时薄伽梵于清晨著衣持钵,与大比丘僧众走向歌女□婆婆梨的宅第。到已,坐于敷座。歌女□婆婆梨即亲手奉献甜粥糕饼,以佛为首下至诸比丘僧。佛食既竟,浣手洗钵已,歌女□婆婆梨取一小凳,就座其侧以后,伊白佛言:「世尊,我以此园奉献以佛为首的比丘僧众。」薄伽梵既接受此礼品,向伊宣示法要,使之发心喜悦后即从座起而去。

20 薄伽梵在□舍离□婆婆梨园住时亦向诸比丘如是宣说关于戒定慧的法要。彼谓:「修戒则定有很大利益与果报;修慧则定有很大利益与果报;修慧则心从漏得解脱--欲漏、有漏、见漏及无明漏。」

21 尔时薄伽梵在□婆婆梨园随宜住已,语尊者阿难说:「来,阿难,我等去白鹿瓦村。」「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于是佛与大比丘僧众向白鹿瓦村进行。到已,佛陀住于白鹿瓦村。

22 尔时薄伽梵告诸比丘说:「诸比丘,汝等各于□舍离附近的朋友、相识或知己处过雨季,我则在白鹿瓦村过雨季。」「是,世尊。」诸比丘回答说。彼等遂在□舍离附近的朋友、相识或知已处过雨季,而佛陀则在白鹿瓦村过雨季。

23 尔时世尊在雨季中匆罹剧痛痢疾,几乎殒命。但彼摄心住念忍受之,无怨言。薄伽梵自念:若我不告诫弟子及向比丘僧众告辞而取涅盘,实非所宜,今且以坚强意志屈伏此疾,留住应享寿命。于是佛陀以坚强意志屈伏疾病,并留住应享寿命。其后病亦渐瘥。

24 薄伽梵不久即告痊愈。病愈后彼从住室出坐于荫处敷座上,尔时尊者阿难走向佛前向佛作礼,就座其侧以后,白佛言:「世尊,我曾见薄伽梵于康健时,及见其如何受苦。世尊,当我见佛陀病时,虽然我身羸弱如蔓藤,及神志昏迷不辨方向,便一念及:『若薄伽梵未将遗教与比丘僧众,彼将不证取涅盘。』我联以自慰。」

25 「阿难,是否比丘僧众盼望我之遗教?阿难,我所说法或显或隐,是无分别,如来于法是无秘密,吝而不传。阿难,若人作如是念:「我将引导僧伽」,或「僧伽以我为依怙」,则此人应对僧伽设立教言,但如来不作此想。阿难,为何如来应留关于僧伽之遗教?阿难,我今年已老矣,衰耄矣,旅程将尽,寿命将满。我行年八十,譬如旧车方便修理,尚勉强可行。阿难,我想如来之身体亦复如是,应方便摄养,阿难当如来停止顾念外事,及任何感觉皆已停止而入于灭想定时,如来之身,始为安隐。」

26 「因此,阿难,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阿难,云何为比丘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阿难,比丘当观身,精勤不懈,摄心住念,舍弃世间渴望及失意。其观感觉、观意与观法亦复如是。阿难,此是比丘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阿难,无论现在或我去世后,若有人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阿难,彼等在我之比丘中将诣最高境界--但必须乐于修学。」

第二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