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南传大般涅槃经

Maha-Parinibbana-Suttanta

巴 宙 译

     
 

第五章

01 尔时薄伽梵告尊者阿难说:「来,阿难,我等去醯连尼耶瓦提河之彼岸,拘尸那罗的乌帕瓦塔那,马拉之娑罗树林。」「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于是佛与大比丘僧众向醯连尼耶瓦提河之彼岸,拘尸那罗的乌帕瓦塔那,马拉之娑罗树林进行。到已,语尊者阿难说:「阿难,请为我敷设床具于娑罗双树间,其头北向,我倦甚,欲偃卧。」「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即于娑罗树间敷陈床具,其头北向。时世尊心境安稳,偃卧右侧,将其双足叠并,作狮子睡。

02 尔时娑罗双树忽于非时鲜花开发,缤纷散落在如来身上以供养如来。天上的曼陀罗华亦从天下降,缤纷散落在如来身上以供养如来。天上的旃陀罗香屑亦从天下降缤纷散落在如来身上以供养如来。天上的音乐亦从天演奏以供养如来。天上的歌唱亦从天发出以供养如来。

03 于是世尊告尊者阿难说:「阿难,娑罗双树忽于非时鲜花开发,缤纷散落在如来身上以供养如来。天上的曼陀罗华亦从天下降缤纷散落在如来身上以供养如来。天上的旃陀罗香屑亦从天下降缤纷散落在如来身上以供养如来。天上的音乐亦从天演奏以供养如来。天上的歌唱亦从天发出以供养如来。「阿难,并非如此是对如来有适宜的恭敬供养。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继续担负大小责任,持身端正,依止戒律--如是,其人是对如来有适宜的恭敬供养和最有价值的敬礼。是以阿难,汝应继续负担大小责任,持身端正,依止戒律。阿难,应如此教化。」

04 尔时尊者乌帕宛那立于佛前以扇扇佛。世尊对他不悦并告之曰:「汝退出,比丘,不用立在我面前。」尊者阿难自念:「此尊者乌帕宛那亲身奉侍如来已为时很久。现在于临终之际,世尊对之不悦并告之曰:『汝退出,比丘,不用立在我面前。』究竟是何因缘,世尊对他不悦而发出此语?」

05 尔时尊者阿难白佛言:「世尊,此尊者鸟帕宛那亲身奉侍如来为时已久。现在于临终之际对他不悦并向他说:『汝退出,比丘,不用立在我面前。』究竟是何因缘,世尊对他不悦而发出此语?」「阿难,十方世界无数天神云集来瞻仰如来。环□拘尸那罗的乌帕瓦塔那,马拉之娑罗双树林十二由旬的附近,无一容发尖之缝隙没有被具大威神的天神所占据。阿难,此诸天神埋怨说:『我等自远道来瞻视如来,正等正觉阿罗汉如来之出世是甚为希有。在今晚更末如来将取涅盘,而这位有名的比丘立于其前遮蔽之,我等不得于临终之际瞻仰如来!』阿难,诸天神如此埋怨说。」

06 「但世尊认彼等为何等样的天神?」「阿难,在天上的神祗还有尘世意念,彼等或披发而哭,或挺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而哭,当一念及:『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阿难,在地上的神祗还有尘世意念,彼等或披发而哭,或挺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而哭,当一念及:『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但诸离欲的神祗泰然自摄忍受之,并忆念及:『缘会诸法实是无常,若不如此,实不可能。』

07 「世尊,往昔诸比丘于各地坐夏后皆来觐见如来。我等接待诸长老,使晤见及侍候如来。但于如来去世后,我等不能接待诸长老使晤见及侍候如来。」

08 「阿难,有四处,具信仰之族姓王子应朝礼致敬,何者为四?「(1)阿难,信仰者于一处能说:『此是如来降生处』,则为应朝礼及致敬之处。」「(2)阿难,信仰者于一处能说:『此是如来证无上正等正觉处』,则为应朝礼及致敬之处。」「(3)阿难,信仰者于一处能说:『此是如来转法轮处』,则为应朝礼及致敬之处。」「(4)阿难,信仰者于一处能说:『此是如来入无余涅盘界处』,则为应朝礼及致敬之处。」「阿难,此为四处,具信仰之族姓子应朝礼致敬。阿难,信仰者--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等将赴上列各处并说:『此是如来降生处』、或『此是如来证无上正等觉处』、或『此是如来转法轮处』、或『此是如来入无余涅盘界处』。「阿难,当彼等朝礼诸圣地,其有信心而死去时,彼等于身坏命终将上生快乐的天界。」

09 「世尊,我们对于妇女将何以自处?」「阿难,不要看她们。」「若见了她们,我们将何以自处?」「阿难,不要交谈。」「世尊,若她们向我们攀谈又将如何?」「阿难,当自警惕!」

10 「世尊,我们对于如来的遗体将如何处理?」「阿难,你们向如来的遗体致敬不必顾虑,我请求你们当自勉、当专重于自善、当自精勤不懈及注法于自善。在刹帝利、婆罗门、居士中有智者,他们对如来有坚固信仰;他们将对如来的遗体致敬。」

11 「世尊,对于如来的遗体当如何处理?」「阿难,如人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对如来的遗体亦应如此。」「世尊,如何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他们以新布包裹转轮圣王的遗体,继以亲净棉,再以新细布,如是一层布、一层棉,至各有五百层为止。然后将其安放在有油之金(1)棺内,复以另一金棺盖之,用诸种香□作火葬场以焚烧转轮圣王的遗体;于十字街头为之建塔。此为人们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之法。「阿难,人们如此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对如来的遗体亦应如此;也应在十字街头为如来建塔。若有人对之奉献花香、图绘或礼拜,其人将获永久福利及快乐。」^2□1巴利文AYASAYA原意为「铁」,或「铜」,佛音谓此地应作「金」。

12 「阿难,有四种人应值得为之造塔,何者为四?「(1)正等正觉如来应值得造塔。(2)辟支佛应值得造塔。(3)如来的声闻弟子应值得造塔。(4)转轮圣王应值得造塔。「阿难,云何正等正觉如来应值得造塔?若人念及:『此为正等正觉如来的塔』之时,那将使很多人内心平静及愉快。他们既得内心平静快慰,于身坏命终之后能转生快乐的天界。阿难,此为正等正觉如来应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难,云何辟支佛应值得造塔?若人念及:『此为辟支佛的塔』之时,那将使很多人内心平静及愉快。他们既得内心平静快慰,于身坏命终之后能转生快乐的天界。阿难,此为辟支佛应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难,云何如来之声闻弟子应值得造塔?若人念及:『此为如来声闻弟子的塔』之时,那将使很多的人内心平静及愉快。他们既得内心平静快慰,于身坏命终之后能转生快乐的天界。阿难,此为如来的声闻弟子应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难,云何转轮圣王应值得造塔?若人念及:『此为公平正值转轮王的塔』之时,那将使很多人内心平静及愉快。他们既得内心平静快慰,于身坏命终之后能转生快乐的天界。阿难,此为转轮圣王应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难,此为四种人应值得为之造塔。」

13 尔时尊者阿难走入精舍,立于门楣,哭泣自念:『现在我还是一个声闻,未获道果,而慈愍的导师即将入涅盘!」尔时薄伽梵告诸比丘说:「诸比丘,阿难在Α魾?」「世尊,尊者阿难走入精舍,立于门楣,哭泣自念:『现在我还是一个声闻,未获道果,而慈愍的导师即将入涅盘!』于是薄伽梵语某一比丘说:「比丘,你称我名告阿难说:『阿难师兄,导师唤你。』」「是,世尊。」该比丘回答说,遂走向尊者阿难所在处。到已,他告尊者阿难说:「阿难师兄,导师唤你。」「是,师弟。」尊者阿难回答说,遂走向佛陀所在处。到已,向佛作礼,退坐一面。

14 当尊者阿难就座后,薄伽梵向他说:「止止,阿难,不要自苦,也不要哭!是否我于往昔曾告诉你万物实性如此,其与我们最亲近者将要与我们分别隔离?当一物既生而成形,即具分离的必然性,不要其解离,此何可能?且必无此理。阿难,很久以来,以你的慈而善的爱行、爱语、爱念亲近于我,永不更变及莫可计算,甚堪嘉奖。阿难,当自精勤,不久你也将获得漏竟。」

15 尔时薄伽梵告诸比丘说:「诸比丘,于过去世正等正觉阿罗汉诸佛有忠诚的侍者为诸如来服务,正如阿难之对于我。而未来世若有人作正等正觉阿罗汉诸佛,亦有忠诚的侍者为诸如来服务,也正如阿难之对于我。「诸比丘,阿难为一智者,他知何时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大臣、外道及其信徒等去觐见如来是最为适宜。

16 「诸比丘,阿难有四种希有特质。何者为四?」诸比丘,若有(1)比丘众往访阿难,谒见后他们充满欣悦,彼遂向之开示法要。他们对其所说充满欣喜;当阿难默然不语,则诸比丘殊觉不安。「诸比丘,若有(2)比丘尼、(3)优婆塞、(4)优婆夷往访阿难,谒见后他们充满欣悦,彼遂向之开示法要。他们对其所说也充满欣喜;当阿难默然不语,则诸比丘尼等殊觉不安。「诸比丘,转轮圣王有四种希有特质。何者为四?「诸比丘,若(1)刹帝利、(2)婆罗门、(3)居士、(4)沙门等众往谒转轮圣王,觐见后他们充满欣悦,彼遂向之开示法要。他们对其所说充满欣喜;当转轮圣王默然不语,则他们殊觉不安。「诸比丘,正如此,阿难有此四种希有特质。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众往访阿难,谒见后他们充满欣悦,彼遂向之开示法要。他们对其所说充满欣喜;当阿难默然不语,则彼等殊觉不安。「诸比丘,此为阿难的四种希有特质。」

17 当其作如是语已,尊者阿难白佛言:「世尊,请不要在此鄙陋小城,荒毁之地,证取涅盘。因为更有大城如:瞻波、王舍、舍卫、萨克陀、柯善必、波罗奈等,请薄伽梵于其中之一证取涅盘,彼处多诸富有的刹帝利、婆罗门、长者居士--信佛弟子。他们对如来的遗体将致敬仰。」

18 「止止,阿难,不应作如是语:此是一鄙陋小城,荒毁之地。阿难,往昔有一王名大善见。他是一正直之人,以正直御世,拥有七宝,征服全球,为四天下之主,并为人民保护者。此大善见王之首都名拘舍婆提,即在此拘尸那罗城。其城东西长十二由旬,南北宽七由旬。「阿难,此拘舍婆提首都甚为广阔繁荣,人民汇集,充满各种食品,正如诸天之首都阿拉卡曼达,广阔繁荣,民众及诸天神荟集,各种食品充满。阿难,拘舍婆提首都亦复如是。「阿难,此拘舍婆提首都日夜发出十种声音,如:象声、马声、车声、鼓声、手鼓声、琵琶声、歌声、钵铙钵声、锣声及「吃、喝、嬉笑声」。

19 「阿难,你去拘尸那罗通知该地的马拉说:『瓦舍塔们,今晚更末如来将取涅盘,你们请自便,不要后来自责说:『如来在我们的乡村圆寂,而我们失去最后觐见的机会。』「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他遂著衣持钵,有另一比丘作伴,走向拘尸那罗。

20 尔时拘尸那罗的马拉正集于会厅商议公事。尊者阿难走向该会厅。到已,他告诉马拉说:『瓦舍塔们,今晚更末如来将取涅盘。你们请自便!不要后来自责说:『如来在我们的乡村圆寂,而我们失去最后觐见的机会。』

21 闻尊者阿难如是语已,马拉们与其少年、少女及妻子皆悲哀惨凄,中心忧伤,当一念及:「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他们或披头散发而哭,或伸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而哭。尔时马拉们与其少年、少女及妻子皆悲哀惨凄,中心忧伤走向乌帕瓦塔那、马拉的娑罗树林尊者阿难的所在处。

22 尔时尊者阿难如是思维:「若我许拘尸那罗的马拉们一一向佛作礼,恐全部礼佛未毕即将天明。今且令彼等分队站立,每家为一队向世尊引见说:『世尊,今有某某马拉与其妻子,侍从,亲友等顶礼佛足。』」尊者阿难遂将拘尸那罗的马拉们每家组成一队向薄伽梵敬礼说:「世尊,今有某某马拉与其妻子侍从亲友等顶礼佛足。」采用如此方法,尊者阿难于一更时分已令拘尸那罗的全部马拉进前礼佛。

23 尔时有一游行者苏跋陀抵达拘尸那罗。彼听说:「今晚三更时分沙门乔达摩将入无余涅盘。」于是游行者苏跋陀如是思维:「我曾从诸长老、师父与弟子游行者处闻来:『正等正觉阿罗汉如来之出世是甚为希罕。』但在今夜三更时分沙门乔达摩即将入涅盘。今我心有疑。然我对沙门乔达摩有信心;我想他能揭示真理,用释我之疑惑。」

24 于是游行者苏跋陀走向乌帕瓦塔那.马拉的娑罗树林,尊者阿难的所在处。到已,他向尊者阿难说:「尊者阿难,我曾从诸耆宿长老、师父与弟子游行者处闻来:『正等正觉阿罗汉如来之出世是甚为希罕。』但在今夜三更时分沙门乔达摩即将入涅盘。今我心有疑。然我对乔达摩有信心;我想他能揭示真理,用释我之疑惑。尊者阿难,或者我也被许可去见沙门乔达摩?」「止止,朋友苏跋陀,请不用劳扰如来,他很倦乏。」第二第三次游行者苏跋陀向尊者阿难说:(其详见上)

25 当薄伽梵听到尊者阿难与游行者苏跋陀的谈话,彼告尊者阿难说:「止止,阿难,不用阻拦苏跋陀,且听他瞻仰如来。随彼所问,是因求知而问,非为劳扰;而随我所答,彼将迅速了解。」于是尊者阿难向游行者苏跋陀说:「请进,朋友苏跋陀,如来已给了许可。」

26 游行者苏跋陀遂走向佛前致敬,与之互相问讯后,即就座其侧,白佛言:「乔达摩,彼诸宗教领袖,门徒之首领,教派之创建者,远近知名,群众钦仰其为贤者如:(一)富兰迦叶,(二)末伽梨□舍梨,(三)阿浮多,翅舍钦婆罗,(四)波浮迦旃延,(五)萨若□耶梨弗,(六)尼犍子等,依照其自称,是否他们已彻底了解诸法?或有了解,或有不了解者?」「止止,苏跋陀,且放下:『依照其自称,是否他们已彻底了解诸法?或有了解,或有不了解者』,我将向你说法,且专心谛听!」「是,世尊」,游行者苏跋陀回答说。

27 于是薄伽梵说:「苏跋陀,若于任何法中无八圣道者,则无第一、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门果。若于任何法戒中有八圣道者,则有第一、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门果。今我法戒中有八圣道,苏跋陀,亦有第一、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门果。外道诸师之法皆空幻,无沙门果,苏跋陀,若比丘能行正道,则世间不会缺少阿罗汉。『苏跋陀,我年二十九,出家求善道。自出离已来,已逾五一年。道法广阔界,常游巡仰企;于其领域外,实无沙门果。不但无第一沙门果,且无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门果。外道诸师之法皆空幻、无沙门果。苏跋陀,若比丘能行正道,则世间不会缺少阿罗汉。」

28 当其如是语已,游行者苏跋陀白佛言:「世尊,你之法语优妙绝伦,正如倾者扶之,晦者显之,迷途者示以正道,住黑暗者示以明灯,因而有眼者能视外物。薄伽梵以众多譬喻为我开示真理亦复如是。因此,世尊,我皈依佛法僧,甚愿能许我在佛前出家及受具足戒。」

29 「苏跋陀,若人先为外道门徒,欲来此法戒中出家或受具足戒,他应有四月试习;四月期满,诸比丘喜悦听其出家或受具足戒。但我宣布此事是因人而异。」「世尊,若人先为外道门徒欲来此戒法中出家或受具足戒,此人应试习四月;四月期满,诸比丘喜悦,听其出家,或受具足戒。现我愿试习四月,四月之后,诸比丘喜悦听我出家或受具足戒。」尔时薄伽梵告尊者阿难说:「阿难,听许苏跋陀出家。」「是,世尊,」尊者阿难回答说。

30 尔时游行者苏跋陀向尊者阿难说:「阿难,你亲从导师沾润而为此僧团之弟子,你获大饶益,你得大福利。」是时游行者苏跋陀于薄伽梵之僧团出家并受具足戒,尊者苏跋陀于受具足戒之后即坚定精勤,离群独居。不久即证得最高梵行境界。为此之故,族姓子舍弃各种家庭利益与舒适而出家。诚然,于现世以自力证取最高目标。他自知生死已断,梵行已立,所作已作,今生后不再有来生。尊者苏跋陀成了阿罗汉之一,他为薄伽梵所化的最后弟子。

第五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