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南传大般涅槃经

Maha-Parinibbana-Suttanta

巴 宙 译

     
 

第六章

01 尔时薄伽梵告尊者阿难说:「阿难,汝等中若有人作如是思维:『导师的教言已毕,我们无复有导师。』实非如此,不应作如是观。阿难,我为汝等所建立的法与戒,于我去世后应为汝等的导师。」

02 「阿难,「朋友」一词为现时诸比丘互相沿用的称呼,于我去世后不应再用。阿难,年长的比丘应呼年幼比丘的名或姓,或称「朋友」;但年幼者应称年长者为「大德」或「尊者」。

03 「阿难,于我去世后,若僧团同意可以舍微小戒。」

04 「阿难,于我去世后应向疆那比丘施行梵罚。」「但,世尊,何名梵罚?」「阿难,听任疆那比丘随意说话,诸比丘不应与之交谈,不劝告他,亦不教训他。」

05 尔时薄伽梵告诸比丘说:「诸比丘,若比丘心中于佛法僧正道等有所惑疑,即当谘询,不应后业自责说:『当面对导师时,我等未能亲向如来谘询!』」他如是语已,诸比丘皆默然。第二及第三次薄伽梵告诸比丘说:「诸比丘,若比丘心中于佛法僧正道等有所惑疑,即当谘询,不应后来自责说:『当面对导师时,我等未能亲向如来谘询!』」至于第三次诸比丘仍皆默然。于是薄伽梵告诸比丘说:「诸比丘,若你们是为了尊师,故不发问,可令其友人互相转达。」他如是语已,诸比丘仍皆默然。

06 尔时尊者阿难白佛言:「世尊,此诚奇妙不可思议!我深信此大众中没有一比丘于佛法僧正道等有所惑疑。」「阿难,你之所说是出自净信。但如来也确知此事:在此大众中没有一比丘于佛法僧正道等有所惑疑。阿难,于此五百比丘中连最落后者亦取得预流果,将不堕恶趣,亦决定证取正觉。」

07 尔时薄伽梵语诸比丘说:「诸比丘,现在我劝告汝等:诸因缘法含固有毁坏。大家应自精勤,证取道果!」此为如来的最后遗教。

08 于是薄伽梵即入初禅,从初禅起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入第四禅,从第四禅起入空处定,从空处定起入识处定,从识处定起入无所有处定,从无所有处定起入非想非非想定。尔时尊者阿难语尊者阿□楼驮说:「大德阿□楼驮,薄伽梵已入圆寂!」「朋友阿难,如来尚未圆寂,他是入于灭想定。」

09 于是薄伽梵从灭想定起入非想非非想处定,从非想非非想处定起入无所有处定,从无所有处定起入识处定,从识处定起入第四禅,从第四禅起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入初禅,从初禅起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入第四禅,从第四禅起如来立即入于涅盘。

当佛陀逝世时有大地震甚可惊怖,并有天雷响震。于佛陀灭度时梵天沙航拔谛以偈颂曰:世间诸有情皆当舍诸蕴;导师亦若此世间无比伦。昔贤承继者,智慧知见深,而今竟涅盘。于佛陀涅盘时帝释因陀罗以偈颂曰: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而复灭,寂灭为乐。于佛陀涅盘时尊者阿□楼陀以偈颂曰:已舍诸贪欲,得证净涅盘。大贤损寿时,心安隐坚定。心定不可摇,战胜死痛苦。正如明灯灭,心解脱亦然。于佛陀圆寂时尊者阿难以偈颂曰:有大恐怖,毛发为竖。诸事圆成,佛取灭度。于佛陀涅盘时彼诸未离欲比丘或伸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悲泣说:「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但彼诸离欲比丘念及:「诸因缘法皆无常,不要其解离,此何可能!」遂摄抑其心以忍受悲戚。

11 尔时尊者阿□楼陀语诸比丘说:「止止,诸友,不用哭泣悲恸,是否往昔薄伽梵曾告诉我们:万物实性如此,其与我们最亲近者将要与我们分别隔离。当一物既生而成形即具分离必然性。不要其解离,此何可能,且必无此理。诸比丘,天神将责怪我等。」「但大德阿□楼陀,此诸天神属何种类?」「朋友阿难,天上诸神还有世念,他们或披发而哭,或伸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悲泣说: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朋友阿难,地上诸神还有世念,他们或披发而哭,或伸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悲泣说: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但彼诸离欲天神念及:『诸因缘法皆无常,不要其解离,此何可能』,遂自摄心忍受之。」

12 尔时尊者阿□楼陀与尊者阿难议论佛法以度残夜。其后尊者阿□楼陀语尊者阿难说:「朋友阿难,你去拘尸那罗通知该地的马拉说:『瓦舍塔们,薄伽梵已入涅盘。请行所应行!』」「是,大德。」尊者阿难回答说,即于清晨著衣持钵,有另一比丘作伴,走向拘尸那罗。尔时拘尸那罗的马拉正为该事集于议事厅,尊者阿难走向该处语诸马拉说:「瓦舍塔们,薄伽梵已入涅盘,请行所应行!」闻尊者阿难语已,马拉们与其少年、少女及妻子皆悲哀惨凄,中心忧伤。他们或披发而哭,或伸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悲泣说:「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

13 尔时拘尸那罗的马拉命其侍从说:「聚集拘尸那罗所有的香、花环及音乐。」于是拘尸那罗的马拉们携带香、花环,各种音乐及五百套衣著走向乌帕瓦塔那、娑罗树林佛陀的遗体所在处。他们以歌舞,音乐,花环,名香等向如来的遗体致敬,并以其衣著作成天幕及编扎花环悬挂其上,如此他们遂度过第一天。尔时拘尸那罗的马拉如是思维:「今日已太晚,且于明天举行焚葬佛之遗体。」于是拘尸那罗的马拉们以歌舞,音乐,花环、名香等向如来的遗体致敬,并以其衣著作成天幕,及编扎花环悬挂其上。如此他们遂度过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及第六天。

14 于第七日拘尸那罗的马拉们如是思维:「让吾人举持如来遗体南向外出至城外之南边地点,以歌舞、音乐、花环、名香等向如来的遗体致敬已,遂于城南举行火葬典体。」尔时有八名领袖洗头著新衣并如是思维:「我们将举持如来的遗体。」但他们不能举起。于是拘尸那罗的马拉们语尊者阿□楼陀说:「此八名马拉领袖洗头著新衣并如是思维:『我们将举持如来的遗体。』但他们不能举起,是何因缘?」「瓦舍塔们,因为你们有一意向,但诸天神又有另一意向。」

15 「大德,云何为天神的意向?」「瓦舍塔们,你们的意向是:『让吾人擎持如来遗体靠南方外出至城外之南边地点,以歌舞、音乐、花环、名香等向如来的遗体致敬已,遂于城南举行火葬典礼。』但天神的意向是如此:『让我们擎持如来的遗体靠北方至城北进北门,经城之中区达其中央,从东门出,我们以歌舞、音乐、花环、名香等向如来的遗体致敬。其后移至位于城东马拉们之「系宝冠寺」遂举行火葬典礼。』」「大德,诸天神的意向既如此,且听从之。」

16 尔时天上曼陀罗花散布拘尸那罗全境,连废物堆,垃圾箱也在内其--深过膝。于是天神及拘尸那罗的马拉们以天上和人间的歌舞、音乐、花环、名香等向如来的遗体致敬。他们擎持佛之遗体靠北方至城北,进北门,经过城之中区达其中央,从东门出,遂移至位于城东马拉们之「系宝冠寺」停放之。

17 尔时拘尸那罗的马拉们语尊者阿难说:「尊者阿难,我们对如来的遗体当如何处理?」「瓦舍塔们,如人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对如来的遗体也应如此。」「大德阿难,如何是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瓦舍塔们,他们以新布包裹转轮圣王的遗体,继以新净棉,再以新细布缠之。如是一层布,一层棉,至各有五百层为止,然后将其安放在有油之金棺内。复以另一金棺盖之;用诸种香□作火葬场以焚烧转轮圣王的遗体。于十字街头为之建塔。此为人们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之法。「瓦舍塔们,人们如此处理转轮圣王的遗体,对如来的遗体也应如此,也应在十字街头为如来建塔。若有人对之奉献花香、图绘、或礼拜肃敬,其人将获永久福利及快乐。」

18 尔时拘尸那罗的马拉们命其侍从说:「聚集马拉们所有的新净棉。」于是拘尸那罗的马拉们以新布包裹如来的遗体,继以新净棉,再以新细布缠之。如是,一层布,一层棉,至各有五百层为止。然后将其安放在有油之金棺内,复以另一金棺盖之;用诸种香□作火葬场,遂将如来的遗体置于其上。

19 尔时尊者大迦叶与大比丘僧众五百人从波婆向拘尸那罗,正在途中旅行。其后尊者大迦叶离开公路就座一树脚下。尔时有一露体外道,手持在拘尸那罗所拾得之曼陀罗花正向赴波婆之公路走来。尊者大迦叶遥见该外道向彼走来。既相见已,语该外道说:「朋友,你应知我们的导师?」「诚然,朋友,我知之,沙门乔达摩涅盘以来已经七日。以是因缘,我获得此曼陀罗花。」(闻是语已)彼诸未离欲比丘当一念及:薄伽梵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盘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灭何如是其迅速!遂立即伸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转悲泣。但彼诸离欲比丘念及:诸因缘法皆无常,不要其解离,此何可能!遂摄抑其心以忍受悲戚。

20 尔时有一年老出家比丘名苏跋陀在大众中坐。彼语诸比丘说:「止止诸师。不应哭,也不应悲恸!我们从该大沙门获得解脱!他常以『当应行是,不应行是』来烦扰我等。今后我们为所欲为。其不欲者则不为之!」但尊者大迦叶语诸比丘说:「止止,诸比丘,不应哭,也不应悲恸,是否往昔如来曾向我们说:万物实性如此,其与我们最亲近者将要与我们分别隔离?当一物既生而成形,即具分离的必然性,不要其解离,此何可能?且必无此理!」

21 尔时有四名马拉领袖洗头著新衣如是思维:「我们去燃佛之火葬场。」但香□不著火。于是拘尸那罗的马拉们语尊者阿□楼陀说:「有四名马拉领袖洗头著新衣如是思维:『我们去燃佛之火葬场。』但香□不著火,是何因缘?」「瓦舍塔们,天神别有意向。」「但大德,云何为天神别有意向?」「瓦舍塔们,天神的意向是如此:『尊者大迦叶与大比丘僧众五百人从波婆向拘尸那罗,正在途中旅行。香□将不会著火,不直到尊者大迦叶能顶礼佛足。』「大德,天神的意向既如此,且听从之!」

22 尔时尊者大迦叶走向拘尸那罗马拉们的系宝冠寺--佛□的所在处,到已,褊袒右肩,合掌恭敬□佛□三匝。其后,将佛足揭开,他向佛足顶礼。同时五百比丘亦褊袒右肩,合掌恭敬,□佛□三匝,向佛足顶礼。当尊者大迦叶与五百比丘顶礼既毕,佛□遂自动著火。

23 如来的遗体于火化后,其皮肤肉筋及骨节液汁既不见炱,亦不见灰,唯骨存在。正如酥油焚尽后,既不见炱,亦不见灰。因此,薄伽梵的遗体于火化后,其皮肤肉筋及骨节液汁,既不见炱,亦不见灰,唯骨存在,亦复如是,而五百张细布,其最初与最后尽皆燃化。薄伽梵的遗体既火化已,天降甘霖熄佛□火;地出涌泉熄佛□火;而拘尸那罗的马拉们以诸香水熄佛□火。尔时拘尸那罗的马拉们于其议事厅内以弓作壁垒来环□佛骨。七日中均以歌舞、音乐、花环、名香等致其恭敬供养。

24 尔时摩竭陀阿□世王--韦提希之子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该王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刹帝利,我亦是刹帝利。我应获得舍利一份。我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舍离的隶车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彼等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刹帝利,我们亦是刹帝利。我们应获得舍利一份。我们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迦□罗卫的释种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彼等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我族中之荣誉。我们应获得舍利一份。我们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阿拉喀巴的补里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彼等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刹帝利,我们亦是刹帝利。我们应获得舍利一份。我们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罗摩村的柯里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彼等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刹帝利,我们亦是刹帝利。我们应获得舍利一份。我们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韦塔低巴的婆罗门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彼等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刹帝利,我是婆罗门。我应获得舍利一份。我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波婆的马拉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彼等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刹帝利,我们亦是刹帝利。我们应获得舍利一份。我们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

25 闻如是语已,拘尸那罗的马拉向集会诸人说:「薄伽梵是在我们的村地入涅盘。我们将不以佛之舍利让给他人。」说是语时有婆罗门名东那向聚会大众说:诸君,请听我一言,容忍为我佛之教训。因分众中尊之舍利,而起战门,残害,殊为不应。我等应融洽和好将其分为八份。让佛塔远遍诸国,人类将依赖此世界之光。「既如此,婆罗门,你且平均分舍利为八份。」「诚然,诸君。」东那婆罗门回答在会的大众。平均分舍利为八份已,他语众人说:「愿诸君能以此□与我?我将为此□起塔并兴供养。」彼等将该□给与东那婆罗门。

26 □拍里瓦那的莫里闻悉薄伽梵已于拘尸那罗入涅盘。于是彼等遣使向拘尸那罗的马拉说:「薄伽梵是刹帝利,我们亦是刹帝利。我们应获得舍利一份。我们将为之起塔并兴供养。」「已再无舍利,佛之舍利已全被分尽。」当其闻如此回答,他们遂取其灰烬而归。

27 尔时摩竭陀阿□世王--韦提希之子,于王舍城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舍离的隶车于□舍离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迦□罗卫的释种于迦□罗卫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阿拉喀巴的补里于阿拉喀巴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罗摩村的柯里于罗摩村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韦塔低巴的婆罗门于韦塔低巴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波婆的马拉于波婆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拘尸那罗的马拉于拘尸那罗为舍利起塔并兴供养。□拍里瓦的莫里亦于□拍里瓦那为灰烬起塔并兴供养。如是,舍利塔有八;第九为□塔,第十为灰烬塔。往事如斯云。

[人中尊,远视眼之舍利有八份,七份于阎浮提被人礼敬,一份在罗摩村被龙王瞻仰一牙在天国受敬礼,另一则在犍陀罗城;□凌伽有其一,另一则被龙王顶礼。藉其光荣使大地增辉及供献源源而来。以如斯供品,大师之舍利受诸被敬者之最高礼敬,诸如天、龙、国王,以及人群中之最高尚者--佛是万劫难遭遇,汝今合掌顶礼!]--据佛音尊者的注释,此偈系后来在锡兰为人添入,非最初结集时所有。

南传大般涅槃经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