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藏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上座部佛教 巴利大藏经 律藏〔一〕经分别

Theravada Buddhism · Pali Tipitak · Vinaya Pitaka · Sutta Vibhanga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àsambuddhassa!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巴利律藏·经分别·大分别(比库戒)·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桑喀地谢沙:比库学处之一,为巴利语sanghàdisesa的音译,直译作“僧始终”。其由sangha (僧伽;僧团) + àdi (最初;开始;首先) + sesa (残余;剩下;剩余) 三词组合而成。意谓犯了此一类学处的比库,对其罪的处理过程自始至终皆须由僧团来执行。

在《律藏》中解释说:“僧始终者,唯有僧团才能对其罪给与别住,给与退回原本、马那答(编注③)及出罪,非多人,非一人[所能作],以此而说为‘僧始终’。”(Pr.237)

汉传佛教依梵语Sanghavasesa音译为“僧伽婆尸沙”,意译为“僧残”。其音、义皆与巴利语有别。

桑喀地谢沙Sanghadisesa僧始终)一

                                       十一    十二    十三


桑喀地谢沙(sanghàdisesa,僧始终) 一

一(一) 尔时,佛世尊在沙瓦提(Savatthi,舍卫)城揭达林给孤独园。时,长老施越不喜修梵行,是故,彼形体枯瘦,容貌憔悴,筋脉悉现。长老伍达夷见长老施越形体枯瘦,容貌憔悴,筋脉悉现而作是言:「友!施越!何故汝形体枯瘦……筋脉悉现耶?友!施越!汝不喜修梵行乎?」「友!然!」「友!施越!然而汝如意食、如意眠、如意浴。如意食、眠、浴已,汝尚不安乐,生起欲念恼害心时,以手行泄不净。」「友!如此作适当乎?」。「然!友!我亦如是作。」于是,长老施越,如意食、如意眠、如意浴。如意食、眠、浴已,尚不安乐,生起欲念恼害心时,以手行泄不净。如是,长老施越其后诸根肥美,容貌光泽,充满喜悦。时,长老施越之同修比库,对长老施越曰:「友!施越!汝先形体枯瘦,容貌憔悴,筋脉悉现。然而今日,诸根肥美,容貌光泽,充满喜悦。汝服何药耶?」「友!我非服药物也,但我如意食、如意眠、如意浴。如意食、眠、浴已,我尚不安乐,生起欲念恼害心时,以手行泄不净。」

(二) 「友!施越!汝何为以此手食信(众)(布)施,又以此手行泄不净耶?」「然!友!」诸比库中少欲者讥嫌非难:「何故长老施越以手行泄不净耶?」如是,诸比库以种种方便,呵责长老施越,以此事白世尊。时,世尊以是因缘集比库众而问长老施越曰:「施越!汝实以手行泄不净耶?」「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此非相应法、非随顺行、非威仪、非沙门行、非清净行、非所当为。愚人!何故以手行泄不净耶?愚人!我以种种方便,为离欲而说法,非为具欲;为离缚而说法,非为具缚;为无着而说法,非为有着也。愚人!于此,汝于我为离欲而说之法以为具欲、为离缚而说之法以为具缚、为无着而说之法以为有着。愚人!我以种种方便,岂非为离欲而说法,为破骄慢、为调伏渴爱、为除去执着、为断绝轮回、为灭尽爱、为离欲、为证灭、为涅槃而说法耶?愚人!我以种种方便,岂非为说诸欲之断灭、说诸欲想之遍知、说诸欲渴之调伏、说诸欲寻之灭除、说诸欲热之静止耶?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已信者增长也。愚人!此无宁是使未信者不生信,已信者部分转向他去也。」如是,世尊以种种方便,呵责长老施越难扶养……乃至……「诸比库!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故意行泄不净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如是,世尊为诸比库制立学处。

二(一) 尔时,诸比库以食美味,失正念、不正知而入眠。彼等失正念、不正知入眠,在梦中漏不净。彼等心生后悔:「由世尊所制立之学处:『故意行泄不净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我等梦中漏泄不净,其时心得〔受乐〕,我等非犯桑喀地谢沙(僧始终)罪耶?」以此事白世尊。〔世尊曰:〕「诸比库!虽有心〔而无意识之目的者〕非犯罪也。」「诸比库!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

除梦中外,若故意行泄不净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除梦中外」者,梦中除外。
    「故意」者,是认识、确知而存心违犯。
    「泄」者,离本处也。
    「不净」者,有十种不净,黑、黄、赤、白、酪色、水色、油色、乳色、生酥色、酥色。

    「桑喀地谢沙(僧始终)」者,僧众对于其罪而给予别住,令其返归原来〔之状态〕,给予马那答〔赎罪之仪式〕,〔而后〕回复清净,非数人或一人〔之所业〕,是故云「桑喀地谢沙(僧始终)」。〔又初残①者〕,对其罪聚之甘马(僧团的表决会议,古译:羯磨)之同义语,是故亦云「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三(一) 于内色而泄、于外色而泄、于内外色而泄、动腰于空中而泄、驱使欲念而泄、为大便而泄、为小便而泄、为风而泄、为慰周伽虫所啮而泄、为健康而泄、为受乐而泄、为药而泄、为布施而泄、为福德而泄、为祭祀而泄、为生天而泄、为种子而泄、为自试而泄、为戏乐而泄。泄黑精、泄黄精、泄赤精、泄白精、泄酪色精、泄水色精、泄油色精、泄乳色精、泄生酥色精、泄酥色精。

  (二) 「于内色」者,于己身中之受触②身支(除手及发外之身体躯干)。
    「于外色」者,于己身中以外之受触③或不受触物。
    「于内外色」者,于以上两者。
    「空中动腰」者,言于空中努力而使生支起作用。
    「驱使欲念」者,言以欲念而驱使生支起作用。
    「为大便」者,言由大便之迫压而生支起作用。
    「为小便」者,言由小便之迫压而生支起作用。
    「为风」者,言因风迫压而生支起作用。
    「慰周伽虫所啮」者,因慰周伽虫所啮而生支起作用。
    「为健康」者,我当有健康〔而泄〕。
    「为受乐」者,我得受乐。
    「为药」者,他当得药。
    「为布施」者,我要行布施。
    「为福德」者,他当有福德。
    「为祭祀」者,我当供牺牲。
    「为生天」者,我当生天。
    「为种子」者,我当得〔胎儿之〕种子。
    「为自试」者,当有黑精、当有黄精……当有酥色精。
    「为戏乐」者,戏乐之意。

    (三) 思于内色〔泄〕,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于外色……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于内外色……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于空中动腰……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驱使欲念……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迫压大便……思为戏乐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思黑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黄精……酥色精……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无杂章终 --

    (四) 思为健康、为受乐……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为健康、为乐……乃至……为健康、为施与……乃至……为健康、为福德……乃至……为健康、为祭祀……乃至……为健康、为生天……乃至……为健康、为种子……乃至……为健康、为自试……乃至……为健康、为戏乐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一根分断章终 --

    (五) 思为受乐、为药……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为受乐、为施与……思为受乐、为戏乐……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为受乐、为健康……桑喀地谢沙(僧始终)。为药、为施与……思为戏乐、为自试……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一根结合章终 --

    二根等亦如是进行。
    思为健康、为乐、为药……为戏乐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全根章终 --

(六)思黑精、黄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黑精、酥色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一根分断章终 --

    思黑精与赤精……酥色精与酪色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一根结合章终 --

    二根等亦如是进行。思黑精、黄精、赤精……酥色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全根章终 --

    (七)思为健康与黑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为健康、为受乐与黑精、黄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为健康、为受乐、为药与黑精、黄精、赤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如上应增大两者。思为健康、为受乐、为药……为戏乐与黑精、黄精、赤精……酥色精而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复合章终 --

    (八)思:「我当泄黑精。」而行泄黄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我当泄黑精」而行泄赤精……行泄酥色精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分断章 --

    思:「我当泄黄精。」而行泄赤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我当泄黄精。」而行泄白精……酥色精……乃至……行泄黑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根之简约结合章 --

    思泄酥色精,而行泄黑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泄酥色精,而泄酪色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中腔章 --

    (九)思泄黄精,而行泄黑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泄赤精,而行泄黑精者……乃至……思泄白精,而行泄黑精……思泄酥色精,而行泄黑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背面章第一进行 --

    思泄赤精,而行泄黄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白精……酥色精……乃至……思泄黑精,而行泄黄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背面章第二进行 --

    思泄白精,而行泄赤精……思泄黄精,而行泄赤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背面章第三进行 --

    思泄黑精,而行泄酥色精……思泄酪色精,而行泄酥色精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
-- 背面章第十进行 --
-- 背面章句终 --

四 思,行而泄者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思,行而不泄者土喇吒亚(thullaccaya,粗罪,古译:偷兰遮)。思,不行而泄者不犯也;思,不行而不泄者不犯也;不思,行而泄者不犯也;不思,行而不泄者不犯也;不思,不行而泄者不犯也;不思,不行而不泄者不犯也。梦中,无泄之意,痴狂者、心乱者、痛恼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五 梦、大小便、寻、温水、药、养、道、膀胱、浴室、触。沙马内拉、眠、腿、拳握、空中、站立、忆念、孔穴、以木片触、与流水、玩水、走、玩花、莲、砂、泥、水、床、拇指。

    (一)尔时,一比库因梦泄不净。彼心生悔恨,(思:)「我非犯桑喀地谢沙(僧始终)罪乎?」如是,彼比库以此事白世尊。「比库,因梦者不犯也。」

    (二)尔时,一比库行大便而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以此事白世尊。「比库!汝存何心乎?」「世尊!我无泄意。」「无泄意者不犯也。」尔时,一比库行小便……「诸比库!无泄意者不犯也。」

    (三)尔时,一比库以寻欲念而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寻而泄者不犯也。」

    (四)尔时,一比库浴温水而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汝存何心乎?」「世尊!我无泄意。」「无泄意者不犯也。」尔时,一比库持泄意,以温水行浴而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汝桑喀地谢沙(僧始终)。」尔时,一比库持泄意,以温水浴而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非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是土喇吒亚(粗罪,古译:偷兰遮)!」

    (五)尔时,一比库之生支受伤,以药涂之而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无泄意者不犯也。」尔时,一比库生支受伤,持泄意涂药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非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是土喇吒亚(粗罪)。」

    (六)尔时,一比库搔阴囊,而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无泄意者不犯也。」尔时,一比库持泄意搔阴囊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非桑喀地谢沙(僧始终),是土喇吒亚(粗罪)。」

    (七)尔时,一比库于行路时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无泄意者不犯也。」尔时,一比库以泄意于行路时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土喇吒亚(粗罪)。」

    (八)尔时,一比库压膀胱而行小便……一比库于浴室温下腹……一比库于浴室洗师背……一比库使〔人〕打腿……〔三事同前〕……「土喇吒亚(粗罪)。」

    (九)尔时,一比库持泄意,如是言一沙马内拉曰:「来!沙马内拉!汝握我生支。」其〔沙马内拉〕握其生支,其比库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汝桑喀地谢沙(僧始终)。」尔时,一比库握已眠沙马内拉之生支,彼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非桑喀地谢沙(僧始终),乃恶作(dukkata,古译:突吉罗)。」

    (一○)尔时,一比库持泄意,以腿压生支而泄不净……乃至……不泄。彼心生悔恨……「土喇吒亚(粗罪)。」尔时,一比库以泄意,以拳握生支……持泄意,于空中动腰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土喇吒亚(粗罪)。」

    (一一)尔时,一比库于〔他〕身上立……持泄意于〔他〕身上立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土喇吒亚(粗罪)。」

    (一二)尔时,一比库以染着心,忆念女人之生支而泄不净。彼心生悔恨……乃至……「比库!非桑喀地谢沙(僧始终)。然,诸比库!勿以染着心忆念女人之生支,忆念者恶作(dukkata,古译:突吉罗)。」

    (一三)尔时,一比库持泄意以生支入锁孔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土喇吒亚(粗罪)。」

    (一四)尔时,一比库持泄意,以木片触生支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土喇吒亚(粗罪)。」

    (一五)尔时,一比库逆流洗浴,而泄不净……〔三事同前〕……「土喇吒亚(粗罪)。」

    (一六)尔时,一比库玩水戏……一比库走水中……一比库玩花……一比库走于莲丛中,而泄不净……〔三事同前〕……「土喇吒亚(粗罪)。」

    (一七)尔时,一比库持泄意入生支于沙中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土喇吒亚(粗罪)。」尔时,一比库以水浇生支而泄不净……〔三事同前〕……「土喇吒亚(粗罪)。」尔时,一比库持泄意,以生支触卧床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土喇吒亚(粗罪)。」尔时,一比库持泄意以拇指触生支而泄不净……乃至……不泄不净。彼心生悔恨……「土喇吒亚(粗罪)。」
-- 桑喀地谢沙(僧始终)一终 --


① 初残,原语adisesa,系对此罪之甘马(僧团的表决会议,古译:羯磨),由最初(adi)之别住,至最后(sesa)之回复权益,乃依僧团而执行,非多人或一人所能执行,故云桑喀地谢沙(僧始终)(僧初残)之意;但僧残为梵文samghavasesa(samgha-avasesa)之译,非巴利语之严格翻译。北传汉译律藏僧残释为尚有由僧团矫正之余地,即尚残比库生命之意(相对于巴拉基嘎(他胜))。
② 自己身中之受触(ajjhattam upadinnarupe),于觉音着作「如自己之手等之身支」,以自身中之某部分触而泄。
③ 觉音以为「受触」者,如他人之手等,「不受触」者,如多罗树之孔穴。

编辑注:

① 此文是台湾元亨寺根据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经刊行会出版之日译本重译,并参照Pali Text Society原本,HermannOldenberg刊行本(Lodon,1881),加以修订。

② 本文将常用巴利专有名词采用了《巴利文新音译方案》《巴利语汇解》替换,替换内容及注解见附表。

③ 马那答:巴利语manatta的音译。意即为了表达对比库们的敬意,而使比库们对他感到满意。乃是僧团对违犯了“僧始终学处”而想要恢复清净的比库所作出的处理方式。履行马那答的时间通常为六夜。(汉传佛教依梵语mànatva音译为“摩那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