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团之父 马哈咖沙巴

何慕斯·海克 Hellmuth Hecker 撰

菩提长老(Bhikkhu Bodi) 英文编辑 赖隆彦 汉译

 
 
 
 
 
 
第一章 马哈咖沙巴早年
第二章 阿拉汉比库尼—拔陀迦比罗
第三章 轮回背景
第四章 马哈咖沙巴如何遇上佛陀
第五章 马哈咖沙巴与佛陀的关系
 
 
 
 
 
 
 
 
 

第二章 阿拉汉比库尼—拔陀迦比罗

让我们先跟着拔陀迦比罗走。她沿路走到沙瓦提城(Savatthi),在揭达林园精舍聆听佛陀开示。那时比库尼僧团尚未成立,她就住在揭达林园精舍附近的非佛教女沙门修道院。她在那里住了五年,直到受戒成为比库尼为止。

证得阿拉汉圣果

不久之后,拔陀证得阿拉汉圣果。佛陀赞叹她为比库尼中忆念前世第一者(AN 1,chap.14)巴利注释书与本生故事,留给我们一些有关她前世成为马哈咖沙巴妻子的记载。
有一天,她说出下列偈,其中她赞叹马哈咖沙巴并宣示自己的成就:

佛陀之子法与嗣,
马哈咖沙巴尊者善入定,
觉知前世之住处,
洞见天界与恶趣。

彼亦已达成无生
圆满圣者之正智
具足三种智证明,
为具三明之梵志。

拔陀迦比罗亦然,
无死三明之女尼。
战胜魔罗与眷属,
此身已是最后身。

见过世间大危险,
吾等出家成沙门。
如今已灭除诸漏:
清凉寂灭证涅槃。(Thig.63-66)

慈悲地看待偷罗难达的滋扰

身为阿拉汉比库尼,拔陀主要致力于教育年轻尼众,并指导她们持戒。在(比库尼分别)(Bikkhuni Vibbanga)中,记载了几件她指导学生持戒的事。㈠其中有两件,是拔陀迦比罗忍受另一位比库尼对她的嫉妒,而那一位比库尼对马哈咖沙巴也怀有敌意。

偷罗难达(Thullananda)比库尼博学多闻,并且善说佛法,但她显然锐利有余而柔软不足。她非常顽固,不想改变自己的行为,好几部律典都有提到这点。当拔陀也成为著名的说法者,甚至受到一些偷罗难达学生的喜爱时,偷罗难达便心生嫉妒。

为了滋扰拔陀,有次她和学生在拔陀的房前来回走动,大声念诵。她为此而受到佛陀的责备。㈡

另一次,拔陀请求偷罗难达在她拜访沙瓦提城时,为她安排临时住处。但偷罗难达的嫉妒再次作祟,她将拔陀从那些住处排除。㈢然而,拔陀已经是阿拉汉,不会在受到这种事影响,她只是轻描淡写与慈悲地看待它们。

原注

㈠BhikkhunlVibh.,Sanghadisesa1;pacottiya 10,12,13,Vin.4:227,267,269,270.

㈡BhikkhunlVibh.,Sanghadisesa1;pacottiya 33.Vin.4:290.

㈢BhikkhunlVibh.,Sanghadisesa1;pacottiya 35.Vin,4:292.

注释

三种智证明是指阿拉汉通达无碍的三种智明,即:

(一)宿命智证明:明了自己与众生一切宿世之事的智慧:

(二)生死智证明:以天眼通预见自己与众生在死后归趣的智慧;

(三)漏尽智证明:如实了知四谛之理,断尽一切烦恼的智慧。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