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司库 阿难达

何慕斯·海克 Hellmuth Hecker 撰

菩提长老(Bhikkhu Bodi) 英文编辑 赖隆彦 汉译

 
 
 
 
 
 
第一章 阿难达的个人道路
第二章 阿难达的声望
第三章 佛陀的侍者
第四章 佛法司库
第五章 阿难达对女性的态度
 
 
 
 
 
 
 
 
 

第五章 阿难达对女性的态度

因为他自然的仁爱与慈悲胸怀,阿难达对于四众弟子的福利特别关心,不只对比库与近事男(upasaka),同时也对比库尼与近事女(upasika)。

促成建立比库尼僧团

事实上,如果没有阿难达,可能只会有三种弟子根据律藏记载,他是促成建立比库尼僧团的人(Vin.2:253;AN 8:51)

佛陀三度拒绝姨母的请求

当许多释迦贵族陆续在他们杰出同族的座下舍俗出家时,他们的妻子、姐妹与女儿,也纷纷表达要在佛陀座下出家的想法。

许多释迦族的女子,在佛陀的姨母马哈巴迦巴帝.果答弥(Mahapajapati Gotami,古译:摩诃波阇波提.瞿昙弥)的带领下,去找佛陀,请他成立比库尼僧团。摩诃波阇波提三次提出请求,但佛陀三次都回答:「别急,果答弥!女人不应于如来法律信乐出家,弃家学道。」①

佛陀结束在咖毕喇瓦土城的停留后,于比库众的陪同下,前往数百里外的吠舍离(Vesali)。摩诃波阇波提和几位释迦族女跟随在后。抵达目的地后,她站在精舍外,「双足肿大,四肢蒙尘,满脸泪水,并不断哭泣」。阿难达看见她这个样子,便询问她悲伤的理由,她回答是因为佛陀三度拒绝她建立比库尼僧团的请求。㈠

阿难达请求佛陀允许女人出家

阿难达出于同情,决定为摩诃波阇波提求情。他去找大师,并三度重复她的请求,但每次都被佛陀挡下:「别急,阿难达!女人不应于如来法律信乐出家,弃家学道。」于是阿难达决定使用间接的方式。他问佛陀:「女人如果于如来法律信乐出家,弃家学道,是否能得入流果、一来果、不来果或阿拉汉果呢?」

佛陀证实这点。于是阿难达换个方式提出请求:「如果女人可以办到这点,更何况马哈巴迦巴帝.果答弥曾给予世尊很大的帮助:她是他的姨母、家庭老师与保姆,在他的母亲死后以自己的奶水喂养他,因此,如果世尊能允许女人与如来法律信乐出家,弃家学道就太好了。」

阿难达在此提出两个论点。他的诉求是:

第一、女人在僧团中也能达到最高圣果,成为阿拉汉,这目标在世俗生活中很难达到。

第二、他提出非常个人的因素,摩诃波阇波提在佛陀幼年时曾给他很大的恩惠,如今那是他帮助姨母获得究竟解脱的一个好理由。为了回应这些论点,佛陀同意建立比库尼僧团,并随之提出一些预防措施与规定。

佛陀制定「八敬法」

从这件是有人可能会认为,需要有阿难达的聪明论点与热心坚持,才能改变佛陀的心意。但正觉者的心意是不可能被改变的,因为他一直都活在究竟实相中。

在此发生的事,一切诸佛都曾遇到过,因为他们都建立过比库尼僧团。这整件事并非为了阻止女性建立分支僧团,而是为了籍由这样的迟疑,强调蕴藏于其中的危险讯息。

为了这个缘故,佛陀制定了「八敬法」②,那是非常挑剔的,只有最适合的女人才会同意遵守它们。他们也尽可能在最审慎的态度下,要求僧团中的两性要分开。尽管如此,世尊还是宣布,因为建立比库尼僧团,正法只能维持五百年,而非原来的一千年。㈡

为比库尼之师的资格

在佛陀宣布比库尼的戒规后,阿难达问比库作为比库尼老师的资格。佛陀并未回答他必须是阿拉汉,而是指出八个实际而具体的条件,如阿难达等人虽然并非阿拉汉,也可能拥有这些条件。这八个条件是:

第一、比库尼的老师必须是正直的;

第二、他必须拥有佛法的广博知识;

第三、他必须熟悉戒律,尤其是比库尼戒;

第四、他必须是个善演说者,具备和蔼可亲与流利的表达能力,发音正确并能清楚地传达法义;

第五、他应该能以启发、激励以及鼓舞的方式,教导比库尼佛法;

第六、他必须一直都受比库尼欢迎,并受她们喜爱。也就是她们必须是尊敬、敬重他的,不只是当他称赞她们时,甚至是在她们受责备的情况下,犹能如此;

第七、他和比库尼永远不可有淫行;

第八、他必须是受具足戒至少二十年的佛教比库(AN 8:52)。

阿难达帮助女中所遭遇的麻烦

由于阿难达曾帮助女众建立比库尼僧团,他当然也想帮助她们在圣道上更进一步,这也为他带来一些麻烦。

对心生贪爱的比库尼说法

在两个缺乏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有比库尼为他挺身而出,向马哈咖沙巴尊者抗议。㈢这两位比库尼后来都舍戒还俗,由此显示出,他们已不再能和老师阿难达,继续维持必要的客观与纯净的心灵关系。

更极端的是,在高赏比(Kosambi)某位不知名比库尼的例子。她因为生病而派人传话找阿难达,请他来探病。事实上,她是爱上阿难达,想要诱惑他,但阿难达泰然自若地完全掌握情况。

在对她的开示中,他解释这个身体是由滋养,渴爱与我慢而生,但人们能以这三者为净化的方法。

被滋养所支持,人们可以超越滋养;被渴爱所支持,人们可以超越渴爱;被我慢所支持,人们可以超越我慢。比库舍弃这些滋养,将能帮助他过清净的生活;藉由希求清净的支持,他能升华渴爱;而我慢则激励他往前倒达别人已达到的境界——灭除一切烦恼。以如此的方式,他就能在适当的时候,超越滋养、渴爱与我慢。

但是,还有第四个身体出生的因——性交,那是完全不同的事,佛陀称它是破坏通往涅槃之桥的原因,它绝对不可能被升华为成圣之道。

这位比库尼听完开示之后,便从床上起身,顶礼阿难达,忏悔自己的罪过,并请求原谅。阿难达接受她的忏悔,并说在僧团中承认自己的过错,并从此之后自我克制是有益的(AN4:159)。这件事是个绝佳的例子,我们看到阿难达契理契机说法的精湛技巧。

协助皇宫恢复平静

另一件发生的事和巴谢那地王(Pasenadi)的妻妾有关。虽然她们很想学习佛法,但却无法去寺院听佛陀开示。身为国王的女人,她们犹如笼中之鸟般被限制在后宫,对她们来说者实在很不幸。

于是她们便去找国王,请他要求佛陀派遣一位比库来宫中教导她们佛法。国王同意了,便问妻妾们比较喜欢那位比库。她们互相交换意见后,一致要求国王去请佛法司库——阿难达,来教导她们。世尊答应国王提出的要求,从那时起,阿难达便定期去教导这些女人佛法(Vin. 4:157-58)。

在这段期间里的某一天,皇冠上的一颗珠宝被偷了。搜遍了每个地方,女人们为了此事感到非常烦心,因此不像从前一样专心与积极地学习。阿难达问明原因后,出于慈悲,他便去找国王,建议他召集所有的嫌疑者,给他们机会悄悄地还回珠宝。

他请人在宫中的庭院搭起一个帐篷,在里面放一大壶水,并让每个人单独进去。结果,珠宝窃贼单独在帐篷里,将珠宝丢入壶中。因此,国王取回财产,窃贼也免受惩罚,宫中又重新恢复平静。这件事提升了阿难达的声望。比库们称赞阿难达,因为他透过温和的方法,让事情恢复平静(Jat. 92)。

请佛陀给予的最后教戒

在佛陀入灭前不久,阿难达问了他一个关于女人的问题:

「我们应该如何和女人相处,世尊?」

「不要看她们」

「但如果我们看到了呢,世尊?」

「不要对她说话。」

「但如果她和我们说话呢?」

「保持正念与自制。」(DN 16)

这个问题是阿难达看到佛陀即将入灭时提出的,就在准备葬礼之前。因此对他来说,这问题一定很重要 。他自己并无须练习自制,因为他已克服性欲二十五年了。但他一次次看见两性关系的问题如何激起狂乱的情绪,并在和年轻比库的讨论中,他一定从旁得知,他们要超越欲爱,过完全清净无暇的梵行生活,是多么困难。

他或许也谨记佛陀曾对建立比库尼僧团,将危害正法延续所作的警告,因此可能希望将佛陀对于这议提的最后教戒,给予当时的人与后续者。

原注

㈠佛陀似乎并未完全拒绝马哈巴迦巴帝.果答弥,他也许只是想测试她的决心。因为在那个时代,对贵族女人来说,出家住在树林里过着艰苦的生活,并以乞食维生,是很困难的。

㈡注释书与其他后来的佛教著作,都尝试解释佛陀的这项声明,这样它才不会和五百年后佛教继续存在的事实相抵触。

㈢参见本书第一部·第七章〈与同修比库的关系〉,页96-99。

译注

①见《佛说果答弥记果经》,《大正藏》卷一,页856a。

八敬法:这是佛陀规定比库尼应恭敬、尊重比库的八件要事。包括:

(一)百岁比库尼应礼初夏比库足。

(二)不骂比库。不谤比库。

(三)比库尼不得举比库过,比库得举比库尼过。

(四)比库尼具足戒,须在二部僧中受。

(五)比库尼犯桑喀地谢沙(sanghadisesa)罪,应在二部僧中忏除。

(六)每半个月求比库教戒。

(七)不与比库同住一处夏安居,也不得远离比库住处夏安居。

(八)安居圆满,应求比库为比库尼作见、闻、疑罪的三种自恣。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