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司库 阿难达

何慕斯·海克 Hellmuth Hecker 撰

菩提长老(Bhikkhu Bodi) 英文编辑 赖隆彦 汉译

 
 
 
 
 
 
第一章 阿难达的个人道路
第二章 阿难达的声望
第三章 佛陀的侍者
第四章 佛法司库
第五章 阿难达对女性的态度
 
 
 
 
 
 
 
 
 

第六章 阿难达与同修比库

在所有的比库当中,沙利子尊者是阿难达最亲密的朋友。阿难达和他的异母兄弟阿奴卢塔的关系,似乎反而没有那么亲密,因为后者喜欢独居而阿难达则喜欢人群。沙利子是和佛陀最相像的一位弟子,阿难达可以用和佛陀说话的相同方式,和沙利子交谈。

与沙利子的友谊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所有的比库当中,只有沙利子与阿难达两人得到佛陀亲授的尊号:沙利子被称为「佛法大将」(dhammasenapati),而阿难达则被称为「佛法司库」(dhammabhandagarika)。在此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互补的角色。沙利子,犹如狮子,是主动出击的老师,而阿难达则比较像保护者与库藏官。在某些方面,阿难达的方法更像马哈摩嘎喇那的,马哈摩嘎喇那(Mahamoggallana)的个性也是像慈母般与守成的。

阿难达与沙利子经常如团队般一起工作。他们曾两度拜访生病的在家施主给孤独长者(MN143 ;SN 55:26),并处理高赏比地区比库们的争执(AN 4:241)。他们彼此也有许多佛法上的讨论,彼此的友谊如此密切,因此当沙利子般涅槃时,阿难达所有的禅定训练都派不是用场,感觉就如堕入深渊一般:

四方八面皆暗淡,
教法于我渐模糊;
吾之圣友确已逝,
一切皆没入黑暗。(Thag.1034)

因为噩耗的冲击,他的身体感觉像虚脱了 ,甚至佛法的支持在那一刻也似乎弃他而去。于是佛陀便安慰他,思维沙利子是否从他身上取走了他的戒、定、慧、解脱与解脱知见。阿难达不得不承认,这些最重要的事都不曾改变,又说沙利子曾是他和其他人非常有益的伙伴与朋友。

再次,佛陀以过去一直教导的——凡有生必有灭,来提醒阿难达,而将这对话导引到更高的层次。对其他弟子来说,沙利子之死就如大树失去主干一样,但这应该只是被当作「以自己为岛屿,以自己为皈依处,不要寻求外在的皈依」的另一个理由才是(SN 47:13)。

劝导汪积撒比库放下爱欲

阿难达和其他弟子们的许多讨论都有记载下来。但这里只能提到一些。

有一天,汪积撒(Vangisa,古译:婆耆沙、鹏耆舍)尊者陪阿难达去王宫,教导后宫女人佛法。汪积撒个性上似乎有强烈的爱欲倾向,当他看见宫中严饰的美女时,心中便充满爱欲。突然觉得持之以久的比库独身生活,就如铅块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还俗与纵欲的想法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当他们私下交谈时,汪积撒向阿难达解释自己的困境,并请求他协助与引导。由于汪积撒是僧团中诗文第一者,他以阿难达的族名果德玛(Gotama)称呼他,并以偈说:

我被爱欲所燃烧,
吾心全被火吞没。
教我如何熄灭它,
出于慈悲果德玛(Gotama)。

于是阿难达也以偈回答:

此是缘于颠倒想,
汝心才被火吞没,
转移美丽之净相,
爱欲所繋之面向。

观五蕴身如陌路,
视彼为苦而非我。
熄灭强大欲之火;
切莫一再引燃它。

当修无相之禅观,
抛弃我慢之习气,
于是藉由破我慢,
汝将重获安稳心。(SN 8:4;Thag.1223-1226)

阿难达向汪积撒指出,他因为执着女性魅力的表相,所以才会不断为爱欲添补燃料。迷恋美色会导致失落感,心表现出厌倦,而厌弃出家生活。

因此,汪积撒必须冷静地思维那些看似美丽与可爱的事物,他必须以禅观的解剖刀切开身体,进入迷人的表相底下,看看隐藏于其中的不净与痛苦。以这个方式,欲望便会消退,他就能从世俗欲乐的诱惑中,坚定不屈地站起来。

帮助闡那比库证得入流果

闡那(Channa)比库因对佛法有疑惑而苦恼。佛陀在世时,他就已经很顽固、任性而难以调伏,世尊般涅槃后,他更是充满焦虑感。

虽然他谦虚地从其他比库寻求指导,但仍不满意自己的进步。他能了解五蕴无常,但当思维无我时,就会停滞不前,因为害怕涅槃会毁了这个宝贵的自我,因此他来听取阿难达的建议。

阿难达先对闡那已能放松固执,认真地想了解佛法,表示他的喜悦。闡那很高兴,并专心聆听阿难达解释佛陀对咖吒那氏(Kaccanagotta)比库的开示(SN 12:15),开示主题是超越有边与无边。

听完阿难达的解释之后,闡那便达到入流的道与果。因此,他高兴地大叫,能有像老师一样这么睿智的朋友真是太好了。他终于得以安住在「法」上了(SN 22:90)。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