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艺术》The Art of Living

VIPASSANA MEDIATION —— 葛印卡老师所教的内观 As taught by S.N.Goenka

  返回目录  
   
 
 

佛经中有关“感受”的章节

佛陀在许多教导中经常提示,觉知感受是非常重要的。此处酌选少许与此相关的经句。

一、空中有许多不同的风吹拂着,东风、西风、南风、北风,尘埃风、无尘风、寒风和暖风,猛烈狂风、和熙微风--许多不同的风吹着。同样的,身体也有许多感受生起:愉悦的、不愉悦的、不是愉悦也不是不愉悦的。当禅修者专注地练习时,不疏忽过程里的每一个感受。如此就能体验到所有的感受。全然地领略这些感受后,这一生便能从所有不净中解脱。这人建立了法的知见并且完全了知感受,当生命终结时,便能超越有为世间,达到一种无法言诠的境地。

S.XXXVI(II). ii.12(2), PathamaAkasaSutta

二、禅修者如何就身体观察身体?他到森林中,或到树下,或到隐僻无人之处,盘腿而坐,端正身体,把注意力放在嘴巴周围的区域,保持觉知,觉知呼吸时气息的出入情况。

入息长时,他清楚了知:“我入息长。”
出息长时,他清楚了知:“我出息长。”
入息短时,他清楚了知:“我入息短。”
出息短时,他清楚了知:“我出息短。”
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感受全身,而入息。”
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感受全身,而出息。”
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寂止身体的行动,而入息。”
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寂止身体的行动,而出息。”

D.22/M. 10, SatipatthanaSutta, Anapana pabbam

三、当苦受、乐受、舍受出现时,禅修者了知:“苦受、乐受、舍受已出现。感受生起必有依处,它不会无依生起。何处是依处?它生起的地方就是这个身体。”

于是禅修者持续观察这个身体内所生感受的无常本质。

S.XXXXVI(II). i. 7, PathamaGelannaSutta

四、禅修者了知:“在我身上现在生起的苦、乐、舍的体验,都是有为、粗的性质、缘起。但是,真正存在的、最好的是平等心。”

不论是苦受、乐受、或是舍受,都会灭去,只有平等心常在。

M. 152, IndriyaBhavanasutta

五、感受有三种、苦受、乐受、舍受。这三者都是无常、有为、缘起,终将衰败、衰微、衰弱以至消逝。洞察此实相,圣道的行者便会对苦、乐、舍受保持平等。培养出平等心,便能离执着;离执的心培养出来后,便能获致解脱。

M. 74, DIghanakhaSutta

六、禅修者观察到身体上乐受是无常的,是衰败、衰微、消逝的,同时,他也观察到自己原来对于乐受的执著也在松脱,如此一来,他贪爱于身体乐受的潜在习性便能灭除;如果,他也观察到自己原本于苦受的心性便能灭除;如果他也观察到自己原本对于舍受的执著也在松脱,则他无知于身体舍受的潜在习性便能灭除。

S. XXXVI(II). i. 7, PatamaGelannaSutta

七、当禅修者彻底灭除对乐受的贪爱、对苦受的嗔恨、对舍受的无明的潜在心性,便被称作已全从习性,便被称作已全从习性解脱者、已见谛者、已除贪嗔者、已除缠绕者、已全然领略自我的虚妄本质者、已终结苦者。

S. XXXXVI(II). I. 3, PahanaSutta

八、如实的实相见成为他的正见,如实的实相思维成为他的正思维,精进于如实的实相成为他的正精进,觉知如实的实相成为他的正念,专注于如实的实相成为他的正定;他的言语、行为以及生活都臻于纯净。这样,八圣道的体现便臻于圆满。

M. 149, Maha-SalayatanikaSutta

九、正道的虔诚者精进努力,经由特续精进而能全神贯注;经常全神贯注于是定力增强,定力增强便能开展正思惟,进而开展正信,深心明了“以前我对圣谛仅是耳闻,现在我直接在身上体验到,我以洞见观察到它们。”

SXLVIII(IV). V. 10(50), ApanaSutta(佛陀的大弟子舍利弗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