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艺术》The Art of Living

VIPASSANA MEDIATION —— 葛印卡老师所教的内观 As taught by S.N.Goenka

  返回目录  
   
 
 

简 介

假如你有机会,能够放下所有世俗的责任十天,住到一个安静、与世隔绝的地方,不受任何的干扰。这个地方提供基本的食宿,而且随时有人帮忙,让你住得还算舒适。你只要避免与他人接触,并且除了必要的活动之外,在你醒着的时候,都闭目凝神、将心专注于一个选定的对象之上。你愿意来参加吗?

假如你曾经听说过有这种机会,而且许多像你这样的人,不仅愿意,甚至极渴望这样利用他们的空闲时间来参加,那么你想他们在干嘛?你可能会说:他们在观肚脐眼或或是默想;逃避现实或是实修;自我麻醉或是自我探索;自我封闭或者自我反省。无论其含意是负面或正面,一般对禅修的印象,都认为他是从世间退缩。确实有一些禅修法是如此。但静坐并不必要是逃避,它也可以是一种体验世界的方法,让我们了解世界、了解自己。

每个人都习惯性地认为,外在的世界才是真实的,生活就是与外在实相接触,向外寻求物质及精神的食粮。大多数人可能从未想过断绝外在的接触,以看清内在发生的事。若要你这么做,听来好像是你花好几个小时,瞪着固定不变的电视检验图。我们宁可去探索月球的背面,或者海洋的底层,也不愿意去探寻我们的内在深处。

但是事实上,只有当我们每个人用身心去体验时,宇宙才真正存在。宇宙从来不在别处,它一直就在当下。探索我们自身的当下,即是探索这个世界。除非我们仔细探究内在的世界,否则我们对它的了解,只止于信念,或是知性的概念而已,而永远无法知道实相。然而,藉着观察自己,我们就能够直接体悟到实相,并且学会用正面、积极的方式来应对。

葛印卡老师所教导的内观法,就是探讨内在世界的一种方法。这是一条实修之道,可以审视一个人身心的实相、揭开和解决隐藏的问题、培养未使用的潜能、并为自己以及众生谋幸福。

内观(Vipassana)在印度古老的巴利文中,是“洞见”的意思。它是佛陀教导的精华,是对他所说的真理的实际体验。佛陀本身经由实修内观,而证得这个体验,所以内观就是他主要的教导。他所说的话,是他内观体验的记录,同时也是如何修习、体验真理这个目标的详尽指导。
上面的说话大家都能接受,但问题是,该如何了解并遵循佛陀的教导。虽然佛陀所说的话都保留在众所公认的经文中,但是缺少了实际的修习,要诠释他的内观指导就十分困难。

但是如果有这么一个方法,已经保留了不知多少世代;修习后的结果正如佛陀所描述;它与佛陀的教导完全一致,而且阐明了教导中长久以来晦涩难明的部分,那么这个方法当然值得一试。内观就是这样的一个方法。这个方法的特别之处,在地它的简单、完全没有教条,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所带来的结果。

内观法以十天的课程传授,课程开放给任何直心想学习此方法,而且身心都适合的人。十天当中,参加的学员只能在指定的规范内活动,不与外面世界接触。学员不可以阅读或写字,并且要暂停任何宗教仪式或其他的练习,完全接照所教的方法用功。在整个课程期间,他们遵守一套基本的道德规范,其中包含独身生活,以及戒绝所有的麻醉物品,同时在前九天的课程之中,学员之间要保持静默,不过他们可以向指导老师请问内观方面的问题,也可以和服务人员谈生活上的问题。

前三天半,学员练习心的专注。这是真正进入内观法之前的预备功夫。在课程的第四天介绍内观法。每一天都会介绍这方法的下一个步骤,如此到课程结束之前,整个方法的纲要就介绍完全。到第十天,解除禁语,学员稍做调整,以适应回去后的生活。课程在第十一天的早晨结束。

对内观者而言,这十天,很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首先就是禅修还真不简单!一般认为禅修是无所事事或仅仅放松而已,但学员很快就会发现,这是错误的观念。学员必须持续不断地以特定的方式,专注地觉知心理的运作过程。课程要求学员全心全意,但毫不紧张地依照指导努力练习。但是在学会如果这样做之前,这种练习可能会令人有挫折感,甚至精疲力竭。

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就是,观察自我所得来的实相不可能都是令人愉快、喜悦的。一般说来,我们对自己的想法都是非常有选择性的,当我们看着镜中的自己时,都会小心翼翼地摆出最美的姿态、最动人的表情。同样地,每个人都有心目中的自我形象,这个自我形象强调令人赞赏的特点,将缺点减至最少,而对于自己个性中的某些部分,则是完全忽略。我们只看自己想看到的形象,而不是实相。但是内观这个方法,是从每个角度观察实相。内观者面对的,不是一个小心修改过的自我形象,而是整个未经删剪的真相。真相的某些层面一定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有时,修习之后似乎没有找到内在的平静,反而激动不安。课程的各方面似乎都显得行不通、难以接受,例如:密集的作息时间表、设备、纪律、老师的指导和建议以及方法本身。

然而,另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是:困难都会过去。到了某个阶段,学员学会不费力地精进,放松而警沉、参与而不执著。他们不再挣扎,而能全神贯注于练习之中。这时,设备的欠缺就已不成问题;纪律成了有利的支持;时间不知不觉中很快地过去。心变得像黎明旱,山中的湖水一样静谧,完美地倒映出它周遭的一景一物,同时也可以让细看的人澈见它的深处。当这种清澄来临时,每一刻都充满肯定、美好与安详。

如此一来,内观者发现,这方法确实有效。接下来的每一阶段,虽然似乎都是很大的一步,然而内观者却发现,他有能力走过去。到十天课程结束的时候,他就会明白,这个旅程从课程开始,已经走了多远了。内观者所经历的过程,也可以比喻成外科手术,就像刺破蓄脓的伤口一样,要切开伤口,压挤伤口,除去脓液,是非常痛苦的事。但是若不如此做,伤口永远无法痊愈。一旦除去脓液,以及他所造成的痛苦,伤者就能够重获完全的健康。同样地,藉着这十天的课程,内观者除去心中部分的紧张压力,就能享有更好的心理健康。内观的过程带来内在深处的改变,这种改变在课程结束之后仍持续下去。内观者会发现,从课程中所获得的任何内心的力量、任何所学到的东西,都可以运用在日常生活上,让自己获益良多,并且对他人也有好处。生活变得更加和谐、丰富和快乐。

葛印卡老师所教导的内观方法,是从他的老师-——已过世的缅甸大师萨亚吉?乌巴庆(Sayagyi U Ba Khin)处学来,而乌巴庆老师则是从萨亚?乌铁(Saya U Thet)学得内观的方法。乌铁是本世纪前半期,缅甸知名的内观老师。再往上溯,萨亚?乌铁是雷狄?萨亚道(Ledi Sayadaw)的学生。雷狄大师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缅甸著名的学者法师。再往上溯源,这个方法的老师的名字就不可考了。但是修习此方法者相信,雷狄?萨亚道法师是从传统才师处学得内观方法。而这些传统老师们是从远古时代,也就是当佛陀的教导首次传进缅甸时开始,一代一肛地将内观法保留了下来。

毫无疑问的,这方法,与佛陀对内观的指导是一致的,与最简洁的佛语原意也是一致的。而是最重要的是,这方法所提供的结果是有益的、切身的、具体的、而且立即的。

本书并不是内观法的自学手册。如果有人把本书看成是“自己动手做”的指导手册,就自冒风险。要学习这个方法,唯有参加课程,在适当的环境帮助下,由经过适当训练的老师指导。禅修是大事,尤其是内观的技巧,因为它探讨心的深处。绝不可以草率、随便地姑且一试。如果阅读本书激起你想学习内观的意愿,你可以与书后所列的地址联系。

本书的目的,只是介绍葛印卡老师所教导的内观方法的梗概,希望藉此增广对佛陀教导的了解,以及对佛陀教导的精华-——内观技巧-——的了解。

 

故事:游泳学

从前有位年轻的教授出海旅行。他受过高等教育、领有许多证书、摇篮有许多头衔,但是他的生活阅历比较欠缺。他所搭的船上有一位目不识丁的老水手。每天晚上,这个老水手都会到年轻教授的舱房去,听他高谈阔论。老水手非常佩服这位年轻人的博学。

有天晚上,老水手在几小时的谈话后,正准备离开舱房时,这位教授问他:“老伯,你研究过地质学吗?”

“那是什么,先生?”

“是地球的科学。”

“没有,先生,我从没上过学,我从没研究过什么。”

“老伯,你已经浪费了你四分之一的生命了。”

老水手拉长着脸离开了舱房,他想:“如果这么博学的人这么说,那必定是真的。我已经浪费了我四分之一的生命了。”

第二天晚上,当老水手准备离开舱房时,教授又问他:“老伯,你研究过海洋学吗?”

“那是什么,先生?”

“海洋的科学。”

“没有,先生,我从没研究过什么。”

“老伯,你已经浪费了你一半的生命了。”

老水手脸更长地离开了,心里想着:“我已经浪费了我一半的生命了,这个博学的人这么说的。”

隔天晚上,这位年轻教授又问老水手:“老伯,你研究过气象学吗?”

“那是什么,先生?我从没听说过。”

“怎么会?就是风、雨、气候的科学呀!”

“没有,先生,就如我告诉你的,我从没上过学,我从没研究过什么。”

“你从没研究过你居住的地球的科学;你从没研究过你讨生活的海洋的科学;你从没研究过你天天遇上的气候的科学?老伯,你已经浪费了你生命的四分之三了。”

老水手非常伤心,心想:“这个博学的人说我已经浪费了四分之三的生命!那我一定是已经浪费了四分之三的生命了。”

隔天,老水手匆匆忙忙地跑到年轻教授的舱房,换他问:“教授先生,你研究过游泳学吗?”

“游泳学?那是什么意思?”

“你会游泳吗?先生。”

“不会,我不知道怎么游泳。”

“教授先生,你已经浪费了你全部的生命了!这艘船已经撞上暗礁,正在下沉。会游泳的人可以游到附近的海岸,不会游泳的人将会淹死。我非常遗憾,教授先生,你真的是性命难保了。”

你可以研究世界上所有的“XX学”,但是如果你不学游泳学,你所有的研究都是没用的。你可以读或写有关游泳的书,你可以从各种理论层面去辩论,但是如果你拒绝亲自下水,这些对你又有什么用呢?你一定得学会如何游泳才对。